林彦俊

别问了,是本人
今天林彦俊有和世界熟一点吗
没有

我心爱的少年成年了


十八岁生日快乐



图源请看水印

你大抵是神祇

是迷失在凡尘的神仙

是老天赐予我的瑰宝

是上帝亲手埋在人间的宝藏

是我花光这辈子所有的运气遇见的绝世珍宝

我不擅长说情话

但想要将这世界上所有的情话都对你讲

可就算说尽这世界的所有情话

也都表达不完我对你的爱

林彦俊

生日快乐

我爱你
















图源请看水印

从成为evanism那一刻起,余生都只为你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这是陈立农

是我爱的男孩

是我最想保护的小朋友

全世界最美的情话莫过于陈立农这一个名字

我尝过最甜的美食都比不上他的一笑

愿他的人生路风雨无阻

我的笑容天使

cr:NongSmile超级農農微笑应援站

就...摸个鱼
攻可随便代入
想是谁就是谁因为我不知道该画谁(躺平
懒得细化惹(超级懒

【all农】代嫁弟弟(一)

※感谢饼干老师帮忙取的标题
※没有文笔的xxj瞎写,看看就好
※或许写的是甜宠无虐(大概)的日常
※严重ooc不要打我
※敢上升正主我摁爆你头
※写成了人物介绍对不起


----
“我们...该怎么办啊...”
狭小的客厅里四个人围着一张桌子坐着,沙发上的女孩垂着脑袋,双手捂着眼睛低声啜泣。矮凳上的男人手握成拳头放在桌上,紧皱着眉头,手时不时因懊恼而猛敲桌面。男人左边的女人散着头发,睁着因哭了太久而红肿的双眼,目不转睛地看着女孩,绝望和不舍的情感在她的眼中翻滚着。沙发另一侧的男孩红着眼眶,却死死憋着眼泪不让它滑落,手轻轻拍打着女孩的背,安抚女孩的情绪。

“要不...我去他儿子家求情吧。”
从一开始就沉默着的男孩突然开口,在座的三人不可置信地纷纷转头看向男孩,女孩带着哭腔说到
“农农...别开玩笑了...”

被唤作农农的男孩目光坚定的对上女孩的眼睛
“姐,我没开玩笑,你和李哥(男友)都准备领证了,而且工作也正处于上升期,怎么能让你去。”

“可是你去了一定会出事的!我听别人说他儿子有几个以前还是混混出身,万一他们打你怎么办?!”女孩情绪越说越激动,眼睛似拧开了的水龙头止不住流出泪水,女孩这般反应让男孩着实心疼,突然他对上了男人的视线,男人心虚的移开了目光。

几周前,陈立农的父亲所处公司是N市声名显赫的Nove公司,而公司的吴老板更是N市无人不知的大人物,就连政#府官#员见着他都要避让几分,据说当地所有黑帮老大都不敢动他。就是这样一个危险的人物,陈立农的父亲却一不小心犯了个差点使公司倒闭的巨大错误,吴老板看着眼前这个惴惴不安的男人,似笑非笑地说
“你全家人的性命和你女儿的人生你选哪个?”

男人愣住了,小心翼翼地问
“这....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让你女儿过来做我儿子们的未婚妻,以此来换你们一家人的命,你愿不愿意。”
这哪里是个选择题,吴老板直接用着肯定的语气说到,他不信男人会不愿意用一个女儿抵一家人的命,更何况他也不是要他女儿的命,果然,他看见男人感激似地点了点头,随之离开了办公室。

之后便出现了开头的景象,女儿正是人生巅峰时刻,这时若让她去吴老板家成为他儿子们的未婚妻,岂不是让她抛弃现在的一切吗?重要的是她的男友前不久才向她求婚,正打算下个星期去领结婚证。可她若不去,一家人就将丧命,无论那条路都会毁了她的人生,但为了家人,她已经决定了奉献自己下半余生,而这时弟弟陈立农却提出去吴老板儿子家求情。

陈立农对吴老板的儿子们并不了解,但略有耳闻,只知他们都并非吴老板亲生,有几个是混混出身,怕是过去求情会被打个半死,但陈立农觉得这是最后的一丝希望了,说不定吴老板的儿子们也根本不想让一个陌生人成为他们的未婚妻。

父亲抹了抹鼻子,拳头松开又握紧
“农农,你还小......万一他们一生气,把你打了...”
“打了都算轻了!要是让你拿命换可咋整!”母亲打断了父亲的话,她最宠的孩子就是陈立农,他懂事可爱,小学起就主动为家庭分担压力,从不让家里人担心。

“妈,没事的,如果他们打我的话我能扛得住!怎么说我毕竟也是体育生呢!如果他们要杀我......那你们就忘记我吧,反正陈家还有我哥嘛!不用担心后代!不过现在先别告诉哥噢,要让他安心念大学......”陈立农越说越小声,他从小和哥哥关系就很好,这次如果他瞒着哥哥做这种事,也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见他。

接着,他们又劝了陈立农好一会,见他怎么也不听劝,只好选择了同意。第二天,陈立农照着地址去了吴家。

到达目的地时,陈立农着实吓了一跳,他也不是没在网上看到过豪宅的照片,可当真见着这么一个富丽堂皇的房子,还是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在心底惊叹起来。

按响门铃后,陈立农紧张地抠着手,不停咽着口水,猜测着打开门的会是端庄典雅的女仆,还是文质彬彬的管家,又或是高大魁梧的保镖。

一分钟后,门打开了,一个清新俊逸的男人出现在陈立农的面前,陈立农愣住了,思考着眼前这人会是谁,这个男人跟管家保镖俩词完全搭不上边,帅气到让人觉着不真实,甚至比得过女人,陈立农有些看呆了。

“请问您哪位?”
男人见陈立农用着一双狗狗般的下垂眼盯着自己,有些怪不好意思地轻咳一声,然后问道。

“啊!对...对不起!我叫...陈立农,是过来...过来...”
陈立农有些不知怎么解释,他总不能直接说他是来求情的吧?如果这么说对方不把他赶出去才奇了怪了。

“总之先进来吧,我叫蔡徐坤。”
蔡徐坤侧过身子,陈立农慌慌张张地鞠了个躬小声道了声谢然后进了门。

才刚踏过门槛,陈立农就停住了脚步,尽管已经做了小小的心理准备,但还是忍不住有些腿软,这光是一个客厅就比得上他的一个家了,有钱人都这么会花钱的吗!陈立农在心底想着。

一旁刚关上门的蔡徐坤见陈立农这般反应也见怪不怪了,这毕竟是八个男孩一块住的房子,比一般的别墅还要大那么点,再加上父亲对他们有些过于宠爱,恨不得给他们八个一人一栋别墅,兄弟们劝阻了一天才让父亲放弃掉这个想法,最后父亲给了他们一个堪比城堡的三层别墅,就连他们自己刚搬进来住时也没忍住感叹了好久。

但不知为何,蔡徐坤从第一眼起,就觉得陈立农可爱地过分,无论是陈立农那呆住的小表情,还是他有些不知所措的解释,又或是紧张导致有些笨拙的道谢,他都差点被可爱到冲去花园里跑上个十几二十圈,完蛋了,他大概是对这个初次见面的男孩一见钟情了。

“你先坐一下,我去给你倒个水。”
蔡徐坤深吸一口气,强行让自己保持冷静地开口道,抬起脚刚想走却被陈立农阻止了。

“不!不麻烦您了!我是来找吴老板儿子的....”

“......我就是,什么事吗?”
见人是来找自己的,蔡徐坤心里有些激动,表面却还是装作冷酷的样子。

“我...我是想求求你们,不要让我姐姐做你们的...未婚妻,可以吗?”
陈立农紧抓着衣服下摆,等待蔡徐坤的回答。陈立农今天穿了件宽大的灰色上衣,过长的袖子只露出了纤细的手指,此时因害怕而有些发抖,头上戴着顶红色的鸭舌帽,大概因是小孩的叛逆心而反戴着,倒是显得他更加稚嫩,让面前的蔡徐坤有些怀疑陈立农是否才初中,如果忽略他那比自己还高的个子。

听见人这么一说,蔡徐坤才想起来几天前父亲那意味不明的电话,当时电话里父亲故作神秘地说给他们一份礼物,兄弟们以为是父亲的恶趣味就没当一回事,却没想到问题来的那么大,竟拿女孩的人生做礼物,蔡徐坤决定下次得好好训一下那个在儿子方面完全没有智商的父亲。蔡徐坤正想答应,又转念一想,这或许是留住小孩的机会?

“你坐着等会,我得跟我兄弟们讨论一下,别着急。”
蔡徐坤让陈立农坐到沙发上,示意自己上楼很快回来。

几分钟后,客厅里陆陆续续出现了八个男人,坐到了陈立农对面的沙发上,蔡徐坤坐在几人的正中间面对着陈立农,几个男人虎视眈眈地看着陈立农,令他开始冒起了冷汗。一位看上去比另外几位稍胖一点的男人倒了杯水递给了陈立农。

“别怕,喝点水。”
男人看出了陈立农的不安,笑着拍了拍他的肩。

“谢谢。”
男人的笑让陈立农安心了许多,他拿起杯子抿了一小口,然后抬起头对着回到沙发上的男人回以微笑,并道谢。

正对面的蔡徐坤看见陈立农的笑容眼神暗了几分,有些不满的瞪了眼男人,接着开口道
“我和兄弟们讨论了一下,直接就放过你们家的话,对我们来说是不是有点不公平?”

“好像是欸...那...给你们钱?”
陈立农有些苦恼了,他一开始只想着恳求他们放过他姐姐,却没有想到该以什么条件去换。

“你们家有那么多钱?”
蔡徐坤有些好笑地反问道,他没想到陈立农会提这样的条件,差点导致他们父亲公司倒闭的巨大错误可不是一点点钱就能解决的。

“没有......”
懊悔自己刚才发言的陈立农弱弱地回答道,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短路了才说的钱。

“你觉得还有什么办法?”

“我不知道...”

“那要不这样吧...”
蔡徐坤故意停顿了一下,他喜欢看陈立农那双因紧张和期待而不停眨巴的眼睛,此时又多了些好奇,意料外的是看见了陈立农微微张着的嘴里露出的那一对兔牙,这个画面就像是等待喂养的小兔子,蔡徐坤再一次心动了,竟忘了说完后面的话。旁边的范丞丞见蔡徐坤这幅反应,很无奈的偷偷用手肘顶了一下蔡徐坤,让他回过神来,同时在心底里默默地吐槽了一句“没救了。”

“咳,代替你姐姐成为我们的未婚妻。”

“....啊???可...可....”
这下陈立农真的开始慌了,未婚妻?可他是男的啊!

“你想说可你是男的对吧,性别很重要吗?”

“不是...但...我是未婚妻?”

“那当然,我们父亲不就是要给我们未婚妻吗?还是说,你反悔了想让你姐姐过来?”

“没有!好吧,我答应...”

“那么,从明天起,你就搬来我们家住吧。”

“为什么!我不能回家住吗!”

“你都是我们的未婚妻了,那我们不应该和你促进一下感情吗?”
说是我们,但实际上只有蔡徐坤而已。

“.......好吧!”
陈立农豁出去了,他觉得这几个男人不过就是想找个乐子玩,他住在这顶多就是像仆人一样帮忙做事罢了,他们玩腻了说不定就放过他了,这时的陈立农并不知道,几个月后的他被这八个男人宠成了祖宗。

见计划得逞,蔡徐坤给陈立农介绍了一下另外七个人。

“我旁边这个,叫范丞丞。”
范丞丞板着一张脸,点了点头作为打招呼,试图摆出一副高冷的模样,而他确实也成功做到了,他不笑时是名副其实的高冷总裁,不然他的小迷妹们又怎会称呼他为范泽言呢?


“这边这个叫Justin黄明昊,年龄最小的弟弟。”
“你好!可以叫你农农吧!”
Justin很兴奋地站了起来,他憋很久了,对这个让他们老大如此神魂颠倒的男孩十分感兴趣。

“嗯!Justin你好!”
面对自来熟的Justin,陈立农也不那么拘束了。

“这位看起来凶巴巴的叫林彦俊。”
“你好我是林彦俊。”
听见蔡徐坤这般介绍自己,林彦俊忍不住皱了皱眉,使他看上去更凶了几分,接着他站起身,伸出只手微微弯腰,示意和陈立农握手。

“啊...你好我是陈立农...”
没有意料到林彦俊这个行为的陈立农有些手忙脚乱地起身握住了对方的手。

“嗯我知道。”
说完林彦俊松开手坐了回去。

“这个把Gucci当睡衣穿的叫朱正廷。”
“你管我!农农你好。”
朱正廷长得很漂亮,他的小迷妹们亲切的称他为仙子,但与仙子不符的是他爱打人的本性,因此也有了暴力仙子这么一个外号。比如朱正廷此刻正打算对蔡徐坤下毒手的拳头。

“诶...你好”
陈立农从刚才起就觉得朱正廷好看得惊人,曾幻想过多次在女生脸上出现的精致长相在朱正廷这么个男人脸上显得有些妩媚却又不娘气,但似乎不好惹。以上是陈立农对朱正廷的看法。

“这位是佛系bro王子异。”
“hello你好我是boogie王子异。”
王子异一边说着,一边摆起了专属的奇特手势。

“啊你好你好,b...b什么?”
陈立农不解地模仿起了那奇怪的手势,差点把自己的手指搞折了。

“boogie王子异”
王子异又重复了一遍,同时再一次做出了手势。

“农农你不用在意那些,好了继续,这位看着像xxj实际19岁的是小鬼王琳凯。”
“谁xxj?说谁呢?!你好我小鬼。”
小鬼只淡淡地瞥了一眼陈立农,打完招呼就又继续低头玩起了游戏。

“你...你好”
这人看着好凶!这是陈立农对小鬼的第一印象,因自己对身边人的情绪很敏感,所以陈立农很清楚的明白了小鬼对自己的反感,却又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只能默默地将小鬼列入了危险名单。

“好最后一位了,他是刚才给你倒水的那个尤长胖。”
“才没有长胖!我80斤好不好。农农你好我叫尤长靖,别听他乱讲。”
尤长靖前一秒还一副要打人的样子,后一秒又立刻收回来露出了甜甜的笑容,惹得其它几位一身鸡皮疙瘩,一旁的林彦俊小声嘀咕了一句“来诈骗了。”

“你好!”
陈立农觉得尤长靖是目前来说让自己最安心的,认为今后自己可以多依赖一下尤长靖了。

“那我介绍完了,农农明天不可以忘记过来噢,不然,我们要上门去找你了。”

“我会来的!请不要找我的家人...我先走了!”
说完,陈立农立刻起身,离开了吴宅。

--tbc--

小番外

蔡徐坤:“兄弟们帮帮忙!我好像对一小孩一见钟情了!”
小鬼“我靠老大你这是要犯法啊。”
朱正廷“原来你是这样的人!”
蔡徐坤“不是!听我解释!前几天咱爸那个电话不是开玩笑,他把楼下那小孩的姐姐拐过来想给咱当未婚妻,然后现在那小孩过来求情。”
范丞丞“那就放过他姐姐呗。”
Justin“我懂了,小孩过来求情结果坤哥看上那小孩了,那不行啊三年起步啊坤哥。”
蔡徐坤“诶不是!我说是小孩,但他其实比我还高!”
小鬼“那么高的女人你还叫人小孩啊?得叫姐吧。”
蔡徐坤“人男的,我看他长相年纪不大所以我才叫的小孩...”
范丞丞“男的?坤哥你...你取向变了啊?”
朱正廷“我们住在同一屋檐下那么久了,我没想到啊...”
蔡徐坤“这很重要吗!?重点是我该怎么留住他!”
尤长靖“去!抱住他!求他留下!”
Justin“讲土味情话让他爱上你!”
王子异“坤坤用你的脸迷住他。”
蔡徐坤“能不能正经点!”
林彦俊“他不是来给他姐求情的吗,你让他代替他姐呗,他肯定会答应,这不就留住了。”
蔡徐坤“关键时刻还是制霸靠谱。”
小鬼“八哥厉害!”
......
小番外end
----------------

随便看看吧,我文笔烂出天际了
悄咪咪求个小心心和评论

对不起我cp脑
同角度的自拍
我就瞎磕一下


不要在意我的备注

我在画什么...
我觉得我不说可能都没人知道这是橘农
lof的滤镜好好看
我爱他俩

【异农】实习转正

※总裁异x实习农
※给栖栀的贺文,生日快乐@栖栀 
※说实话我超不擅长这种风格的文,我文笔太烂了对不起
※看到了奇怪的#字符别诧异,发了三遍没发出去所以用机器he谐了(都he谐了些啥我不清楚


1.
boogie公司来了位实习生,是个刚上大学的男孩,叫陈立农。

陈立农刚走进办公室时,那双因好奇而不停眨巴的下垂眼和乖顺的瓜皮头差点让职员们以为是哪位同事带来的小孩,为什么是差点?因为陈立农那186的个子实在是让人难以忽视。但才过了一会儿,办公室里年纪稍大的女职员感觉自己要母爱泛滥了,年纪稍小的也情不自禁地冒起了爱心泡泡。陈立农毕竟是宝岛来的男孩,操着一口改不掉的软乎乎台湾腔,加上总笑到皱在一起的小#脸,实在是很难让人不对他产生保护欲。

男职员就不太一样了,几乎大部分都开始敌视起了这个新来的实习生,不过倒也不能怪他们,原本这一部门的女职员就不是很多,结果还全都被陈立农给吸引去了,换你你不嫉妒?当然也有小部分的男职员,开始计划起怎么揉陈立农的头。

另一边带陈立农过来的总裁秘书,不安地看了眼被女人们围着的陈立农,对着胸口画了个十字转身上楼。


2.
王子异最近很烦恼,身为boogie公司的总裁理所当然的不缺钱不缺爱,包养一个小孩也是轻轻松松的事,可他家小孩考上大学后硬是吵着要出去体验社会,无奈之下让小孩在自己的公司做了实习生。

做实习生而已嘛,回家后的二人世界照样有,但谁能告诉他为什么陈立农开始和他分房睡了?是他王子异的body不够迷人了吗?还是他的money养#不#起兔兔了?

异异不高兴,异异不说,自己宠的小孩不能有怨言,不就是暂时戒兔肉吗,没什么大不了的.....好吧这个问题还是很严重的。


3.
陈立农最近也很烦恼,他发现做实习生跟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工作量大到快比上隔壁桌的正式职员了,不得不每天回到家再继续工作,却又怕同#居恋人王子异担心,因此以想独立这么个蹩脚理由和王子异分房睡。

你觉得这么个理由王子异信了?才不可能,但王子异除了答应还有别的选择吗?面对陈立农那可怜巴巴的恳求小表情,换谁都心软。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陈立农的工作量会这么大?

来,让我们把目光放到坐在陈立农工作位对面的名叫小K的职员身上。


4.
小K是个老实本分的男职员,一直悄悄的暗恋着同部门的同事小N,因为人怂,所以小K从进公司以来,和小N说过的话不到十句,也因此默默地将小N看作高岭之花。

可谁知,在陈立农来了之后,他爱慕多年的高岭之花小N几乎每天都围着陈立农转,问这问那的,恨不得连陈立农一天掉几根头发都了解清楚,小K看的那叫一个来气,正想着怎么对付这个情敌时,说巧不巧领导让他作为前辈帮助陈立农习惯一下工作,于是就出现了陈立农埋头苦干,小K无所事事的场面,小K那叫一个高兴,殊不知自己面临着被炒鱿鱼的大危机。


5.
总算在某天,王子异发觉了陈立农工作上的不对劲。

那晚王子异用钥匙打开了陈立农反锁的房门,看见了在电脑前啪嗒啪嗒打字的陈立农。

“农农?你在做什么?”

“?!”听见身后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吓得陈立农猛的转身,顺带盖上了电脑“啊...子异哥,没...没有,我玩游戏呢!”

“是吗?起来,我看看。”说完,王子异不由说分的将陈立农从椅子上拽起来,打开了桌上的电脑。

打开电脑后,王子异第一眼看到的是“客户分析报告”这六个大字,紧接着是一个陌生的姓名。

“农农你不是实习生吗?写这个做什么?而且署名还是别人?”王子异坐在刚才陈立农坐的椅子上,看着有些不知所措的陈立农。

“就是....小K前辈说让我提前熟悉工作嘛...而且说不定还可以快点转正呢!”

“...”王子异立刻就明白陈立农这是被人欺负了,而他却不知情地全部照做,还傻乎乎的觉得那是对方为了他好。王子异这么想着,顺便将小K这个名字给记住了。“你就那么想快点转正吗?”

“嗯!”陈立农用力的点了点头。

见小孩这般反应,王子异想了一会,放下电脑,问道“那我这里有一份工作,你只要实习一个月就可以立刻转正,要做吗?”

听到这话的陈立农瞬间两眼发光地盯着王子异,想都不想就回答“要!什么工作!”

上钩了。

王子异伸手牵住陈立农的手,轻轻地吻了吻手背,说道:

“我的实习妻子。”

6.
第二天,陈立农去公司收拾东西,几个女孩好奇地询问他要去哪,陈立农眯起眼,笑着说:

“我有新的工作啦!”

说完,陈立农在女孩们不舍的挽留声中走到了公司楼下,接着又在女孩们诧异的目光下坐进了他们的几百年不露次面的大总裁王子异的车里。

“她们都在看你诶,总裁大人。”刚坐上车,陈立农似笑非笑地说了这话。

正在给陈立农系安全带的王子异听见了,立刻就明白了自家小孩是在吃醋呢,笑着揉了把撇着嘴的陈立农,说道:

“那你要快点转正了,我的实习#总裁夫人。”

END

我到底在写什么....对不起我尽力了☹️
栖栀就当笑话看看吧🙋‍♀️

Lui è il mio Mondo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