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彦俊

别问了,是本人
今天林彦俊有和世界熟一点吗
没有

给生日的陆琮小朋友

#就想在这里也放一下

总是傻傻的超级可爱的小粽子生日快乐!

生日礼物得等你给了我地址才能送了呢,好沮丧,所以先拿这篇小作文凑合凑了这样子,嗯。

虽然说是凑合啦,但这篇意味不明的小作文我从两个星期前就开始写了哦,所以你一定要看看了啦!

---

“冗长的黑暗中,你是我唯一的光”


我思考了好一会,我该从哪开始讲起,最后决定,我要从最初开始讲起。


我曾对活着这件事没有多大的概念,在遇见你之前的某段时间里,我的精神状态丧到了极致,一旦静下来就忍不住感到疲惫,对活着感到疲惫。我不认为自己有抑郁一类的精神疾病,只是自己过于矫情吧,总爱胡思乱想,我有自信敢说一般情况下我在家中总是最受宠的那一个,甚至敢说自己家庭比很多人都要好很多,可正因如此,我更是难以承受,我真的值得拥有这些吗。


七月初的时候,发生了些事情,几近崩溃的我逃似的陷入了这个圈子,试图忘记掉些什么。七月中旬,我陪朋友玩起了vx,然后,遇见了你。


我想了很久该怎么描述初见你时的感觉,但仔细想了想,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所谓的一见钟情没有出现,我是个比较偏向于日久生情的人,更何况那时的我还是个对52独有情钟的5。可我就鬼使神差的同意了和你锁35,这么讲的话,那是我用5这个皮第一次做右位呢,你有没有感觉很荣幸?没有也得有哦。


咳,跑偏了。我要小小声的告诉你一个秘密,一个我一直都没敢告诉你的小秘密,实际上呢,在相处过程中我对你就已经有在偷偷的小心动了,一点点一点点而已,我是不会承认你很靓丽的啦,对,还是我更靓丽这个样子!对不起对不起我在讲屁话,怎么讲呢,就其实你是我的第一个除去皮上好感的心动选手,完全因为是你所以才存在的心动,所以无论最初你是皮的是谁,对我来讲都不重要,只要是你,这颗心就会剧烈颤动。我也许忘记了曾还是左位的自己吧,连怎么保持冷静都不会了啦,但还是留有最后的一丝倔强,才不愿承认自己是铁右呢,我只是专属于你一个人的右位。


好像暗恋这种事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嘛,我已经可以做到大声告诉所有人,我早就看上你好久了!


你大概就是那一束光,照亮了蜷缩在角落的我,看啊,你有多么的耀眼。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我在这个圈子本是为了忘记过往的某件事,所以最初并没有想过固c这件事,我随时可能退圈什么留念也没有就离开,可是生活总喜欢和人作对,让我遇见到你,我不想走了。


还有一个我隐瞒了很久的秘密,我的脸皮太薄,一直很怕让你知道,但我现在想要告诉你,7月30号的那条朋友圈,实际上算是有目的性的,我vx好友里ol的其实没有多少,大概十个都不到吧,而我也并非右位,怎么说呢...坦白出来有点怪不好意思的,我是有在希望你能看见的,我一直都很自卑,也很害怕,因为我很清楚自己相对于别的5c来讲,差的太多,我没能成为自己心中的林彦俊,又怎奢望能成为别人心中的林彦俊,所以是觉得就算你看见也不会发生任何改变,不过是为了刷个存在感罢了,那时便在打算,如果你有了固c,那我就退圈好了,毕竟你是我在这个圈子唯一的眷恋。


可令我意料之外的是,你对我伸手了。


我握住了,不会松开了。


“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才叫时光,否则只是时钟无意义的游摆”


至今我都在感慨,感到不真实,这是梦吗?每次睡醒后总是会第一时间拿起手机,点开与你的对话框,不是梦啊,你真的属于我了。我该怎么描述那种感觉呢,我不会华丽的词藻,也不会动人的情话,相处时学来的撩人技巧也在面对你的时候全部忘在脑后,大概就是除了好爱你好喜欢你以外就什么也讲不出来了,我曾经左位的尊严都没有了啦,你要好好负起责任哦!


很久前看到过一句话“越是喜欢越是小心翼翼”,确实如此,我本大大咧咧,算不上多会说话的人,可面对你,我变得好谨慎,一言一行都经过几番思考,生怕会让你不高兴,得到了你的回应时才会松下紧绷的神经。


我是个很容易吃醋的人,占有欲很强,强到我都厌恶自己,而我对自己又不是很自信,我真的配得上你吗?我常在深夜思考这个问题。我不善社交,话废人士和尴尬癌患者都是我本人的关键词了,我试图去扩大自己的圈子,结果到头来还是原来那么一小块,我太差劲了,你太耀眼了,我藏不住,会有比我优秀很多的人盯上你吧,我很害怕,但我从未退缩,也不会退缩。


我想要变得更好,变成有资格配得上你的人,努力赶上你的步伐,与你并肩,和你一起进步,你可以加快步子,没关系,我会追上的,我有在努力,我有在改变。你能看见吗,我想让你看见。


我不太会表达自己,有的时候很想告诉你我有多喜欢你,可到最后表达出来的却只有万分之一。我有时候会破坏气氛,乱讲屁话,但其实那都是过于害羞而做的掩饰。屁话,是假的;好爱你,是真的。


遇见你前,我一到假期就是睡觉,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假期不用来睡觉就太浪费了”,遇见你后,不一样了,人生的一点一滴不和你一起度过都是在浪费。


我是个很怕冷的人,家里人以前问过我如果去北方旅游的话我去不去,我回答不去。但现在,我好希望我就生在北方,住在北方,我想离你更近一点,等我逮到你的地址,就趁你哪天不注意把自己邮递过去!开玩笑啦,我还要留着我这条命和你走很长很长的路,才不要把自己闷死在快递里呢。有段时间微博常能看到一句话“我生在南方,活在南方,栽在你手里,总算是去过不一样的地方”等什么时候有机会,我就去你那逮你!


有人曾说,如果在过度午睡后,脑海里还会浮现一个人的模样,那么你对这个人是真的很爱很爱。我想我或许连梦都会是你吧,可我自从认识你后就几乎没有过午睡了,你是有魔力吗,我不喜欢睡觉了,我好喜欢你。


我不是话痨,对你却还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讲,一时间什么都想不起来了,靠这个小作文也根本讲不完的啦,所以你要准备好将来的每一天都听我叨叨个不停哦。


接下来是情话Time!声明一下不允许笑我,我真的超不擅长这些的,大概唯一擅长的就只有爱你这件事了。


你是春日的繁花,夏日的风铃,秋日的枫叶,冬日的白雪,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存在。


我没见过高山,没见过海洋,没见过雪地,没见过森林,我却从不遗憾,因为我拥有你,你胜过世间万物。


我这平淡无奇的一生,竟也能出现几分色彩,是你的出现,如画笔般将爱涂满在了我名为人生的画上。


“你是我黄粱一梦写不完的温柔”


感谢你来到这个世上与我相遇,我爱你。

---

by.写完后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的聆尘

我心爱的少年成年了


十八岁生日快乐



图源请看水印

你大抵是神祇

是迷失在凡尘的神仙

是老天赐予我的瑰宝

是上帝亲手埋在人间的宝藏

是我花光这辈子所有的运气遇见的绝世珍宝

我不擅长说情话

但想要将这世界上所有的情话都对你讲

可就算说尽这世界的所有情话

也都表达不完我对你的爱

林彦俊

生日快乐

我爱你
















图源请看水印

写给我爱的独角兽先生:

这篇之前其实就在别处发过了,正好今天七夕,在这边发出来纪念一下,尽管你大概,看不到。
我一直很害怕乘坐飞机,说的好听点是因为有轻微的被害妄想症,说难听点就是总想太多。
其实,我是挺丧的一个人,没有梦想也没有追求,对什么事都容易半途而废,自从毕了业后,更是对生活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在度过。我也并非是想死的人,我只是走一步,算一步,走到尽头,那就认命。曾经有过一个渴望的存在,在清楚与他绝无可能后,我可以说是为了转移注意力而开始沉迷起这个圈子,我很庆幸,做了这个决定。
我差点错过你两次,好在只是差点。
初次认识你,我很诧异,原来有人吃如此冷门的cp......也因此对你留下深刻印象。再之后的事,我也不想说太多,毕竟这样会显得我很啰嗦,概括下来就是,我在相处过程中,对你心动了。
你肯定不知道,30号那天的朋友圈,是我刻意而为。那天下午,我打开了有一段时间没看的LOFTER,就很巧的,看见了你的扩列文章,我怎么知道会是你呢?这个不重要。我看到那篇文章时,形容的俗一点就是心脏堵得慌,特别难受,我发觉我有点想掉眼泪,我在害怕你不属于我。所以我发了条朋友圈,稍稍暗示了一下,期待着你能看见它。我很高兴,你看见了,你对我伸出了手,我牵住了。
我至今都还在后怕,若是那天我怂了,没有发那条朋友圈,现在的你,该会属于谁...
30号正是我要准备出国的前一天。
前面说了,我对飞机有着恐惧心理,如果换在以前,那便是想着死就死了,这是天意,当然能活着达到更好,可现在不一样了,我拥有了你,我想同你一起经历更多的事情,所以我害怕了。这事你知道了,你安慰我,你告诉我不要乱想,你会一直陪着我。我明白哦,因为你,住在我的心里呢。
下了飞机后,我看见了你朋友圈的那一大堆话,我平生第一次,在机场里掉眼泪。
再后来的事,也不说啦,不然真的要变成流水账了。
回国那天,在飞机上时,我在清理相册,以前我手机里的截图,基本都是和朋友奇奇怪怪的对话,可自从认识了你,变成了你与我的点滴,你对我说过的情话,你写给我的情书......
我歌单里出现了好几首我以前从来不会听的歌,但因为是你推荐给我的,所以我,pick了。
你可能不信,我大概,比你想象中的,还要爱你。

春水初生,春林初盛
春风十里,不如你

你说你有小面包,让我跟紧你。
我想告诉你,就算你一无所有,我也不会离开你。
余生请多指教,我爱你。

从成为evanism那一刻起,余生都只为你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这是陈立农

是我爱的男孩

是我最想保护的小朋友

全世界最美的情话莫过于陈立农这一个名字

我尝过最甜的美食都比不上他的一笑

愿他的人生路风雨无阻

我的笑容天使

cr:NongSmile超级農農微笑应援站

就...摸个鱼
攻可随便代入
想是谁就是谁因为我不知道该画谁(躺平
懒得细化惹(超级懒

【all农】代嫁弟弟(一)

※感谢饼干老师帮忙取的标题
※没有文笔的xxj瞎写,看看就好
※或许写的是甜宠无虐(大概)的日常
※严重ooc不要打我
※敢上升正主我摁爆你头
※写成了人物介绍对不起


----
“我们...该怎么办啊...”
狭小的客厅里四个人围着一张桌子坐着,沙发上的女孩垂着脑袋,双手捂着眼睛低声啜泣。矮凳上的男人手握成拳头放在桌上,紧皱着眉头,手时不时因懊恼而猛敲桌面。男人左边的女人散着头发,睁着因哭了太久而红肿的双眼,目不转睛地看着女孩,绝望和不舍的情感在她的眼中翻滚着。沙发另一侧的男孩红着眼眶,却死死憋着眼泪不让它滑落,手轻轻拍打着女孩的背,安抚女孩的情绪。

“要不...我去他儿子家求情吧。”
从一开始就沉默着的男孩突然开口,在座的三人不可置信地纷纷转头看向男孩,女孩带着哭腔说到
“农农...别开玩笑了...”

被唤作农农的男孩目光坚定的对上女孩的眼睛
“姐,我没开玩笑,你和李哥(男友)都准备领证了,而且工作也正处于上升期,怎么能让你去。”

“可是你去了一定会出事的!我听别人说他儿子有几个以前还是混混出身,万一他们打你怎么办?!”女孩情绪越说越激动,眼睛似拧开了的水龙头止不住流出泪水,女孩这般反应让男孩着实心疼,突然他对上了男人的视线,男人心虚的移开了目光。

几周前,陈立农的父亲所处公司是N市声名显赫的Nove公司,而公司的吴老板更是N市无人不知的大人物,就连政#府官#员见着他都要避让几分,据说当地所有黑帮老大都不敢动他。就是这样一个危险的人物,陈立农的父亲却一不小心犯了个差点使公司倒闭的巨大错误,吴老板看着眼前这个惴惴不安的男人,似笑非笑地说
“你全家人的性命和你女儿的人生你选哪个?”

男人愣住了,小心翼翼地问
“这....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让你女儿过来做我儿子们的未婚妻,以此来换你们一家人的命,你愿不愿意。”
这哪里是个选择题,吴老板直接用着肯定的语气说到,他不信男人会不愿意用一个女儿抵一家人的命,更何况他也不是要他女儿的命,果然,他看见男人感激似地点了点头,随之离开了办公室。

之后便出现了开头的景象,女儿正是人生巅峰时刻,这时若让她去吴老板家成为他儿子们的未婚妻,岂不是让她抛弃现在的一切吗?重要的是她的男友前不久才向她求婚,正打算下个星期去领结婚证。可她若不去,一家人就将丧命,无论那条路都会毁了她的人生,但为了家人,她已经决定了奉献自己下半余生,而这时弟弟陈立农却提出去吴老板儿子家求情。

陈立农对吴老板的儿子们并不了解,但略有耳闻,只知他们都并非吴老板亲生,有几个是混混出身,怕是过去求情会被打个半死,但陈立农觉得这是最后的一丝希望了,说不定吴老板的儿子们也根本不想让一个陌生人成为他们的未婚妻。

父亲抹了抹鼻子,拳头松开又握紧
“农农,你还小......万一他们一生气,把你打了...”
“打了都算轻了!要是让你拿命换可咋整!”母亲打断了父亲的话,她最宠的孩子就是陈立农,他懂事可爱,小学起就主动为家庭分担压力,从不让家里人担心。

“妈,没事的,如果他们打我的话我能扛得住!怎么说我毕竟也是体育生呢!如果他们要杀我......那你们就忘记我吧,反正陈家还有我哥嘛!不用担心后代!不过现在先别告诉哥噢,要让他安心念大学......”陈立农越说越小声,他从小和哥哥关系就很好,这次如果他瞒着哥哥做这种事,也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见他。

接着,他们又劝了陈立农好一会,见他怎么也不听劝,只好选择了同意。第二天,陈立农照着地址去了吴家。

到达目的地时,陈立农着实吓了一跳,他也不是没在网上看到过豪宅的照片,可当真见着这么一个富丽堂皇的房子,还是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在心底惊叹起来。

按响门铃后,陈立农紧张地抠着手,不停咽着口水,猜测着打开门的会是端庄典雅的女仆,还是文质彬彬的管家,又或是高大魁梧的保镖。

一分钟后,门打开了,一个清新俊逸的男人出现在陈立农的面前,陈立农愣住了,思考着眼前这人会是谁,这个男人跟管家保镖俩词完全搭不上边,帅气到让人觉着不真实,甚至比得过女人,陈立农有些看呆了。

“请问您哪位?”
男人见陈立农用着一双狗狗般的下垂眼盯着自己,有些怪不好意思地轻咳一声,然后问道。

“啊!对...对不起!我叫...陈立农,是过来...过来...”
陈立农有些不知怎么解释,他总不能直接说他是来求情的吧?如果这么说对方不把他赶出去才奇了怪了。

“总之先进来吧,我叫蔡徐坤。”
蔡徐坤侧过身子,陈立农慌慌张张地鞠了个躬小声道了声谢然后进了门。

才刚踏过门槛,陈立农就停住了脚步,尽管已经做了小小的心理准备,但还是忍不住有些腿软,这光是一个客厅就比得上他的一个家了,有钱人都这么会花钱的吗!陈立农在心底想着。

一旁刚关上门的蔡徐坤见陈立农这般反应也见怪不怪了,这毕竟是八个男孩一块住的房子,比一般的别墅还要大那么点,再加上父亲对他们有些过于宠爱,恨不得给他们八个一人一栋别墅,兄弟们劝阻了一天才让父亲放弃掉这个想法,最后父亲给了他们一个堪比城堡的三层别墅,就连他们自己刚搬进来住时也没忍住感叹了好久。

但不知为何,蔡徐坤从第一眼起,就觉得陈立农可爱地过分,无论是陈立农那呆住的小表情,还是他有些不知所措的解释,又或是紧张导致有些笨拙的道谢,他都差点被可爱到冲去花园里跑上个十几二十圈,完蛋了,他大概是对这个初次见面的男孩一见钟情了。

“你先坐一下,我去给你倒个水。”
蔡徐坤深吸一口气,强行让自己保持冷静地开口道,抬起脚刚想走却被陈立农阻止了。

“不!不麻烦您了!我是来找吴老板儿子的....”

“......我就是,什么事吗?”
见人是来找自己的,蔡徐坤心里有些激动,表面却还是装作冷酷的样子。

“我...我是想求求你们,不要让我姐姐做你们的...未婚妻,可以吗?”
陈立农紧抓着衣服下摆,等待蔡徐坤的回答。陈立农今天穿了件宽大的灰色上衣,过长的袖子只露出了纤细的手指,此时因害怕而有些发抖,头上戴着顶红色的鸭舌帽,大概因是小孩的叛逆心而反戴着,倒是显得他更加稚嫩,让面前的蔡徐坤有些怀疑陈立农是否才初中,如果忽略他那比自己还高的个子。

听见人这么一说,蔡徐坤才想起来几天前父亲那意味不明的电话,当时电话里父亲故作神秘地说给他们一份礼物,兄弟们以为是父亲的恶趣味就没当一回事,却没想到问题来的那么大,竟拿女孩的人生做礼物,蔡徐坤决定下次得好好训一下那个在儿子方面完全没有智商的父亲。蔡徐坤正想答应,又转念一想,这或许是留住小孩的机会?

“你坐着等会,我得跟我兄弟们讨论一下,别着急。”
蔡徐坤让陈立农坐到沙发上,示意自己上楼很快回来。

几分钟后,客厅里陆陆续续出现了八个男人,坐到了陈立农对面的沙发上,蔡徐坤坐在几人的正中间面对着陈立农,几个男人虎视眈眈地看着陈立农,令他开始冒起了冷汗。一位看上去比另外几位稍胖一点的男人倒了杯水递给了陈立农。

“别怕,喝点水。”
男人看出了陈立农的不安,笑着拍了拍他的肩。

“谢谢。”
男人的笑让陈立农安心了许多,他拿起杯子抿了一小口,然后抬起头对着回到沙发上的男人回以微笑,并道谢。

正对面的蔡徐坤看见陈立农的笑容眼神暗了几分,有些不满的瞪了眼男人,接着开口道
“我和兄弟们讨论了一下,直接就放过你们家的话,对我们来说是不是有点不公平?”

“好像是欸...那...给你们钱?”
陈立农有些苦恼了,他一开始只想着恳求他们放过他姐姐,却没有想到该以什么条件去换。

“你们家有那么多钱?”
蔡徐坤有些好笑地反问道,他没想到陈立农会提这样的条件,差点导致他们父亲公司倒闭的巨大错误可不是一点点钱就能解决的。

“没有......”
懊悔自己刚才发言的陈立农弱弱地回答道,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短路了才说的钱。

“你觉得还有什么办法?”

“我不知道...”

“那要不这样吧...”
蔡徐坤故意停顿了一下,他喜欢看陈立农那双因紧张和期待而不停眨巴的眼睛,此时又多了些好奇,意料外的是看见了陈立农微微张着的嘴里露出的那一对兔牙,这个画面就像是等待喂养的小兔子,蔡徐坤再一次心动了,竟忘了说完后面的话。旁边的范丞丞见蔡徐坤这幅反应,很无奈的偷偷用手肘顶了一下蔡徐坤,让他回过神来,同时在心底里默默地吐槽了一句“没救了。”

“咳,代替你姐姐成为我们的未婚妻。”

“....啊???可...可....”
这下陈立农真的开始慌了,未婚妻?可他是男的啊!

“你想说可你是男的对吧,性别很重要吗?”

“不是...但...我是未婚妻?”

“那当然,我们父亲不就是要给我们未婚妻吗?还是说,你反悔了想让你姐姐过来?”

“没有!好吧,我答应...”

“那么,从明天起,你就搬来我们家住吧。”

“为什么!我不能回家住吗!”

“你都是我们的未婚妻了,那我们不应该和你促进一下感情吗?”
说是我们,但实际上只有蔡徐坤而已。

“.......好吧!”
陈立农豁出去了,他觉得这几个男人不过就是想找个乐子玩,他住在这顶多就是像仆人一样帮忙做事罢了,他们玩腻了说不定就放过他了,这时的陈立农并不知道,几个月后的他被这八个男人宠成了祖宗。

见计划得逞,蔡徐坤给陈立农介绍了一下另外七个人。

“我旁边这个,叫范丞丞。”
范丞丞板着一张脸,点了点头作为打招呼,试图摆出一副高冷的模样,而他确实也成功做到了,他不笑时是名副其实的高冷总裁,不然他的小迷妹们又怎会称呼他为范泽言呢?


“这边这个叫Justin黄明昊,年龄最小的弟弟。”
“你好!可以叫你农农吧!”
Justin很兴奋地站了起来,他憋很久了,对这个让他们老大如此神魂颠倒的男孩十分感兴趣。

“嗯!Justin你好!”
面对自来熟的Justin,陈立农也不那么拘束了。

“这位看起来凶巴巴的叫林彦俊。”
“你好我是林彦俊。”
听见蔡徐坤这般介绍自己,林彦俊忍不住皱了皱眉,使他看上去更凶了几分,接着他站起身,伸出只手微微弯腰,示意和陈立农握手。

“啊...你好我是陈立农...”
没有意料到林彦俊这个行为的陈立农有些手忙脚乱地起身握住了对方的手。

“嗯我知道。”
说完林彦俊松开手坐了回去。

“这个把Gucci当睡衣穿的叫朱正廷。”
“你管我!农农你好。”
朱正廷长得很漂亮,他的小迷妹们亲切的称他为仙子,但与仙子不符的是他爱打人的本性,因此也有了暴力仙子这么一个外号。比如朱正廷此刻正打算对蔡徐坤下毒手的拳头。

“诶...你好”
陈立农从刚才起就觉得朱正廷好看得惊人,曾幻想过多次在女生脸上出现的精致长相在朱正廷这么个男人脸上显得有些妩媚却又不娘气,但似乎不好惹。以上是陈立农对朱正廷的看法。

“这位是佛系bro王子异。”
“hello你好我是boogie王子异。”
王子异一边说着,一边摆起了专属的奇特手势。

“啊你好你好,b...b什么?”
陈立农不解地模仿起了那奇怪的手势,差点把自己的手指搞折了。

“boogie王子异”
王子异又重复了一遍,同时再一次做出了手势。

“农农你不用在意那些,好了继续,这位看着像xxj实际19岁的是小鬼王琳凯。”
“谁xxj?说谁呢?!你好我小鬼。”
小鬼只淡淡地瞥了一眼陈立农,打完招呼就又继续低头玩起了游戏。

“你...你好”
这人看着好凶!这是陈立农对小鬼的第一印象,因自己对身边人的情绪很敏感,所以陈立农很清楚的明白了小鬼对自己的反感,却又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只能默默地将小鬼列入了危险名单。

“好最后一位了,他是刚才给你倒水的那个尤长胖。”
“才没有长胖!我80斤好不好。农农你好我叫尤长靖,别听他乱讲。”
尤长靖前一秒还一副要打人的样子,后一秒又立刻收回来露出了甜甜的笑容,惹得其它几位一身鸡皮疙瘩,一旁的林彦俊小声嘀咕了一句“来诈骗了。”

“你好!”
陈立农觉得尤长靖是目前来说让自己最安心的,认为今后自己可以多依赖一下尤长靖了。

“那我介绍完了,农农明天不可以忘记过来噢,不然,我们要上门去找你了。”

“我会来的!请不要找我的家人...我先走了!”
说完,陈立农立刻起身,离开了吴宅。

--tbc--

小番外

蔡徐坤:“兄弟们帮帮忙!我好像对一小孩一见钟情了!”
小鬼“我靠老大你这是要犯法啊。”
朱正廷“原来你是这样的人!”
蔡徐坤“不是!听我解释!前几天咱爸那个电话不是开玩笑,他把楼下那小孩的姐姐拐过来想给咱当未婚妻,然后现在那小孩过来求情。”
范丞丞“那就放过他姐姐呗。”
Justin“我懂了,小孩过来求情结果坤哥看上那小孩了,那不行啊三年起步啊坤哥。”
蔡徐坤“诶不是!我说是小孩,但他其实比我还高!”
小鬼“那么高的女人你还叫人小孩啊?得叫姐吧。”
蔡徐坤“人男的,我看他长相年纪不大所以我才叫的小孩...”
范丞丞“男的?坤哥你...你取向变了啊?”
朱正廷“我们住在同一屋檐下那么久了,我没想到啊...”
蔡徐坤“这很重要吗!?重点是我该怎么留住他!”
尤长靖“去!抱住他!求他留下!”
Justin“讲土味情话让他爱上你!”
王子异“坤坤用你的脸迷住他。”
蔡徐坤“能不能正经点!”
林彦俊“他不是来给他姐求情的吗,你让他代替他姐呗,他肯定会答应,这不就留住了。”
蔡徐坤“关键时刻还是制霸靠谱。”
小鬼“八哥厉害!”
......
小番外end
----------------

随便看看吧,我文笔烂出天际了
悄咪咪求个小心心和评论

对不起我cp脑
同角度的自拍
我就瞎磕一下


不要在意我的备注

我在画什么...
我觉得我不说可能都没人知道这是橘农
lof的滤镜好好看
我爱他俩